当前位置: 主页 > 815000铁板神算 > 正文

潘石屹对话牟其中!开水瓶换飞机要炸喜马拉雅山 江湖传说背后真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10-08 16:49

  腾讯与《人民日报》联合出品手游寿星献码心水论坛有乳腺小叶增生、纤维腺瘤或,商界打拼四十载,监狱三进三出,被潘石屹、冯仑、王石等大佬尊为前辈,曾同时拥有中国“首富”和“首骗”两个名号。耄耋之年,出狱之后,不改理想主义本色,谈起曾经的光辉岁月仍两眼放光。

  牟其中,前南德集团董事长,中国商界的第一代传奇人物,“退出江湖多年,但江湖仍流传着他的传说。”这些传说有的听起来像天方夜谭,有的则远超前于时代,其中最有名的三个传说是:用开水瓶向苏联人换飞机;将喜马拉雅山炸开改变气候;开发满洲里。他的牢狱之灾几乎贯穿了整个商界生涯,他是天才的操盘手,将资源整合玩的炉火纯青。

  江湖传说背后的真相如何?这一次坐在牟其中对面的不是媒体记者,而是一位他的“弟子”和后辈、新一代的商界领军人物、房地产大佬、SOHO中国创始人潘石屹。

  两代商界精英的对谈,是新与旧的激烈碰撞?还是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交锋对垒?亦或是前辈对后辈的谆谆教诲?凤凰网出品的《潘谈摄影间》原创视频节目第一期—《潘石屹对话牟其中》将揭开谜底。

  事情发生在1991年,也是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这一年。江湖各种传闻,有说当时苏联受累于常年的军备竞赛生活困难,吃不饱留着飞机也没用,所幸用飞机换食品。就连潘石屹也表示听过不少八卦:“我原来公司那边有一个同事,叫汪兆金(音),他是不是你的部下?他老给我讲这些换飞机的故事,换飞机的故事,来回讲,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。”

  “您当年用罐头换了四辆图154飞机给川航,现在传说的版本太多了,年轻人特别好奇,但是又不知道具体的细节。”潘石屹好奇道:“今天想聊一聊,当时是一个什么契机,怎么突然想搞这件事?怎么把罐头给送到苏联去的?怎么把飞机给开过来的?”牟其中笑言,给潘石屹聊八卦的汪先生就是当年换飞机组的组长。

  聊起这段换飞机的往事,牟其中略有得意,非常健谈:“用现在的语言讲是金融租赁,四川省航空公司也没钱买飞机,它也跟我一样,只有一张营业执照,出差费都不付。”

  “也不是,我搞的苏联人的钱,那细节很多很多,他(苏联人)傻。”牟其中回忆起当时的背景,说到苏联人“傻”他并无调侃之意,而是认为他们缺乏商品意识。

  “他(代指苏联人)比我们笨,他还没有任何商品意识,他们的老(一批)资本家全死完了,他们只知道产品不知道商品,从来也不知道商品有价值。我们就定合同,定合同我用多少东西换你多少东西。”

  而合同自然暗藏玄机:“在合同里边有关键一条,我们俩同时发货,他(苏联人)有四架飞机,还有一架飞机零部件,一共是五架飞机,从莫斯科发。他派个工程组在这监督我们,我们派个工程组在那看着发飞机,我们要同时发货。你发飞机,我也把我的东西发出来,他就不注意我发什么东西,他不管这个,发就行。我可以发最便宜的。”

  第一批发货的不是罐头,而是北京昌平的热水瓶厂生产的暖水瓶胆。牟其中介绍:“俄罗斯没有(暖水瓶胆),他从来没看见过这个东西,就把这个发给他们。体积又大还是空的,装满一整个专列才花了700万。”

  而这桩生意最精明的在于时间差。装满暖水瓶胆的专列从北京昌平发出,图154飞机也从莫斯科机场起飞,八小时后落地中国,而当时专列运往俄罗斯至少要几周时间。

  “发了五年货!他(苏联人)就八个小时,你发了五年?”潘石屹非常惊诧。牟其中随后解释,发货时间长也是受当时运力所限,当时中国发苏联的货运专列只有40趟,而无论怎安排,最多只能给(他们公司)安排一个专列,“俄罗斯人也看见了,又不是我们故意不发给你。反正我是按照合同执行。”

  时间差给资金周转带来了机会。他介绍,在飞机从莫斯科起飞前,就已经和北京工商银行谈好要抵押一架飞机,从工商银行带贷出了6000万。买暖水瓶的700万成本,变现成了9倍的贷款金额。“所以我解决了流动资金的问题。”

  五年的时间,源源不断的专列,除了暖水瓶以外还运了多少物资到苏联?他介绍,主要的是日用品,吃的穿的都有。为了做好这单生意,他专门租了一个展厅,苏联的各个飞机零部件厂来参观,现场点“我要这样东西,我要那样东西”,一看牛肉也好,衣服也好,罐头也好。然后苏联的航空部就开张物资清单。

  优秀的人总会聚集在一起。在谈到这桩生意时,牟其中出其不意的点到一个熟悉的名字—王石,当年的王石还没有创立万科,还不是房地产大佬,还在做贸易生意。

  “我们按照俄罗斯给的单子在全国采购,谁便宜谁条件优厚就买谁家的。可能我们(公司)有个人碰到王石了,说我们要买牛肉罐头。”

  牟其中提起与王石的趣事:“王石他开玩笑,说老牟你啊,为什么要延期三个月才付给我。”

  用开水瓶、牛肉罐头等物资换飞机,赚了多少钱?根据公安部评估报告上的审计数据,赚了1.6亿元。在当时几乎算的上是天文数字。

  一朝暴富后,是否会出现心态失衡?同为富豪,潘石屹似乎对这一问题颇感兴趣。“我记得我赚的第一笔钱,我们六个人大概赚了二百万人民币,我一晚上没睡着觉,直做噩梦。”

  “当时我就说了,赚了多少钱就是个数字,当时我特别欣赏‘家有良田万顷,日食不过一升。家有大厦千间,夜宿不过八尺。’就是一张床,一碗饭,其他都没用。现在我还经常劝很多人,既然钱没有用,你还挣来干什么?这是我的感觉,没什么意义。”赚了1.6个亿的牟其中如是说。

  “我看您不太喜欢钱,”潘石屹回答。“您关心的都是大问题。整个心里面想的事情都比较大,都是是宏观的事。”

  如果说用罐头换飞机是几乎“空手套白狼”的顶级资源整合,那牟其中提出的炸破喜马拉雅山几乎是一个天方夜谭。这一个看起来不可思议的项目也给他带来了不少争议。“我把飞机(的项目)做完以后赚了很多钱,下一个做什么事?我就天天坐软卧,从哈尔滨一直到昆明,从新疆阿拉善口到上海,跑遍了全国大地。根据我的调研,我觉得中国的问题是农业问题,而农业问题首先是水利问题。”对于潘石屹的好奇,牟其中解释了他在换飞机项目后的又一大计划。

  “我跑遍全国以后,看见很多土地在逐渐沙化,如果说不解决水利问题,这个过程不可能阻挡。”牟其中有点感慨,他现场朗诵了李白的《将进酒》:“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。”他强调中国人是龙的传人,有大禹治水的传说,也是是关于水的民族。

  如何解决缺水问题?牟其中有了灵感,“我完全可以在喜马拉雅山炸个洞,把印度洋暖流引进中国,不是我们就把整个的大西北变成江南了吗?”

  但是涉及到整个国家的重大水利工程为什么需要他一个人来解决?他讲述了当时的情况:“谁都不愿意批不敢做,我说我来做,反正我赚了很多钱,我来研究这件事。”为了研究水利工程,他把中国所有的水利专家几乎都请来了,甚至请来了联合国高级官员,因为喜马拉雅山与多个国家相邻,涉及到多国水域。牟其中笑言,在90年代科学家收入也不高,他每次开会都“车接车送”,还送红包,“一个红包三百块”。

  这个想法最后为何没实施?“当时有一个(专家)提出一个问题,没有必要炸喜马拉雅山,不用修坝,就定向爆破,把水拦起来,逼迫它向一个地方流。”他解释这个方案从炸喜马拉雅山变成了炸横断山脉的“通天河计划”,如果实施可以产生一万立方米的水源。谈及涉及到水域的国际法,牟其中依然记忆清晰:“根据国际法规定,流域国家、降雨的国家,你可以用的极限是70%,让30%流出去,就算合理的了。根据国际法,(我们)可以用七千亿立方米。”

  几十年后,谈及这个最终流产的项目,牟其中依然非常激动的,对于基建项目的大型投资也丝毫不担心:“(之前)还讨论钱从那来?我反正空手,我说做什么事都不要钱。新疆有塔里木盆地,塔里木盆地是56万平方公里,56万平方公里用了水可以变成粮田。地产商一想到56万平方公里的地产还得了?我们可以卖期货,卖土地。”

  但牟其中颇具想象力的项目在当年并不为人接受,他感慨道:“所以这样一个稀奇古怪的(项目),被扭曲成说骗钱。”

  炸掉喜马拉雅山,将荒漠变为农田,这些超前于时代,看起来天方夜谭的想法,是否真的可行?潘石屹问了一个细节:“你把横断山脉炸了的话,要形成堰塞湖怎么办?”

  对此,牟其中并没有答案:“这是工程技术问题,他们(专家)怎么解决我不知道,我们只是这样规划,请了几十位专家干这个事。最后(我被)抓起来了,就没干成。”

  如果说“罐头换飞机”让牟其中名噪一时,“炸开喜马拉雅山”让他毁誉参半,“开发满洲里”的项目则给他长久的事业基础,也让他在古稀之年出狱之后依然有事做。如何想到开发满洲里?牟其中依然习惯从宏观角度切入:“在1989年,经过长期研究以后,我觉得我们国家的开放还有缺陷,就沿海开放,没有沿边开放。我就在89年9月份写了一份报告给中央,题目叫《历史的机会和我们的选择》。我就选择了满洲里,我认为满洲里是中美俄三国历史发展的焦点,现在我仍然坚持这个观点。”

  为什么说满洲里是中美俄三国的焦点?牟其中解释,他曾写过一篇文章--《中美俄大三角》,解读中美俄的经济大三角,其中美国有钱,中国有市场需求和劳动力,俄罗斯西伯利亚有全世界最丰富的资源,但整个西伯利亚常年冰天雪地,而南下满洲里就有不冻港,能实现物流运输。

  “所以我就去跟满洲里人民政府合作,当时他们想都想不到(修建口岸),就三万人的一个牧村,以放羊为生。我们在那修建了一个口岸,到今天为止依然是俄罗斯主要的口岸之一。”

  “记不太清楚,总之花了一两个亿吧。(口岸)很大,有14条通道。”牟其中轻描淡写的回答。

  “我去找美国的美元、俄罗斯的资源、中国的市场和劳动力,(一起)来开发西伯利亚,我现在还干这件事”,出狱后的牟其中将很大精力投入在满洲里的开发上,“这个事极其好,对国家极其有利,利润也极其大。”

  作为靠房地产发家的大佬,潘石屹最感兴趣的还是房子。他们自然而然的谈起了房地产开发。牟其中说:“我做的第一个房地产,也是最大的房地产生意,到今天我手里还有满洲里十平方公里的土地。”他介绍,当时他要建立一个大口岸,“大口岸就换10平方公里土地”,俄罗斯、中国各给了5平方公里。

  10平方公里土地值多少钱?牟其中表示“那个时候值得三十几个亿,现在值多少了?”他反问潘石屹。

  “现在都不能想象了,招拍挂上几万平方米都得一个天文数字,就很高了。”潘石屹回答。

  牟其中,中国第一代商业精英,操心国计民生的理想主义者,三进三出监狱依然保留着对生活的热情。三个多小时的采访,潘石屹多次喊停询问“牟老累了吗,是否需要休息”,他依然神采奕奕。在采访结束后,潘石屹还在摄影棚中给他拍了多张肖像照。

  在采访的最后,潘石屹出其不意的问了一个问题:“如果是你给自己写墓志铭的话,你最希望写的一句话是什么话?”

  墓志铭,一生功过是非,终需盖棺定论。面对这个问题,牟其中笑答:“我现在很健康,我现在写出来了老去改,如果哪天需要写的时候我再写。”

  不服老,不认输,78岁的牟其中还可以再战多少年?是否将和褚时健一样迎来事业的第二春?这一切都需要交给时间来回答。

    管家婆免费网站| 真正的香港三中三最准| 六合宝典心水论坛| 白小姐高级会员版彩图| 排列数组合数公式| 牛牛高手论坛| 香港王中王心水论坛| 今期开什么特马牛发网| 六会仙缘心水论坛老牌值得信赖| 九龙论坛|